[亮瑜]易燃易爆炸.①

[亮瑜。瞎写,不知道自己在表达什么
[我风修仙
[挖坑三十年从来不填
[我,只,H,E。

“盼我疯魔 还盼我孑孓不独活。”
 
  周瑜缓缓睁眼。
  他后背现在很凉。他知道那上面在滴血。
  确切地说,不能用滴这个词。一个带着灼烧痕迹的新鲜的刀痕,细细长长,沿着脊椎一路蜿蜒向下。割这一刀的人手法很好,血液几乎沿着伤痕一路向下,最后在他的尾椎上面约两寸处缓缓盛开。——那里被刺,或刻了一朵蔷薇。
  “醒了?”诸葛亮从他的后方走过来,眼神几乎迷恋地俯首吻一下他的后颈,指尖摩挲了一下蔷薇周围的一小块皮肤。周瑜尝试发出声音,嗓子却很哑。于是他想要站起来,却被诸葛亮按在那块坐垫上,他真的很想说他腿僵了。
  “别动。也别出去。你可知道你现在是什么,出去定然引得六界大乱...”
  我现在是什么?我是东吴仙岛的上仙周瑜周公瑾啊。你在说什么?
  “...真是想不到,公瑾也有那么强烈的执念,竟是自行成魔了...”
  什么成魔?什么执念?什么“也”?
  诸葛亮像是发现很有趣的事情一样,轻声笑了两下。随即他跪坐在周瑜正后方,指尖细细描摹了周瑜背上的刀痕。本来还在淌动并有溢出趋势的血液,忽然像是被什么阻挡住一样,定成一个弯曲的纹路。周瑜现在不觉得凉了,他觉得很好笑。所以他笑了,开始的时候是和诸葛亮一样的轻笑,后来越笑越大声,笑得眼角泛出晶莹。诸葛亮只是看着他肩膀耸动的样子。
  笑够了,周瑜停下来。他怎么不知道自己是什么?他是魔啊,是魔。魔由心生,心里有魔,便自然是魔了。却不是六界里魔界的那种魔,他原是上仙,上仙的心魔,上仙所成的魔,那是什么魔?是历了雷劫的魔,是不为乾坤所包容的魔,游于天地之间,跨过宇宙*洪流。
  最后还落得个不老。恐怕是古往今来第一人。啊,魔。
  诸葛亮见他不动了,整个山洞里只有他们均匀的呼吸声。于是诸葛亮起身,眷恋了一下公瑾的气息,凝视着他的发旋。“公瑾。”
  “亮奉上之命,前来镇魔。
  “权当睡了一觉。醒来以后...
  “会有人爱你。”
  红蔷薇,热恋。蔷薇,爱的誓言。

*宇宙,在古书里宇指空间,宙指时间。这里指嘟嘟老不了。

“想我冷艳 还想我轻佻又下贱。”

  诸葛亮很喜欢周瑜,喜欢到骨子里。
  他热衷于逗弄周瑜,让他气得眼角泛红,随即冷冷地招人把自己赶出去。
  虽然每次都没有赶成。
  他也热衷于在同榻而眠时对周瑜动手动脚。每每周瑜坐起来要踹他脸,他都能捉住周瑜的脚踝。周瑜足根很圆润,很白很嫩。诸葛亮告诉过周瑜,说周瑜的皮肤真的很好,比小乔好看不知道多少倍。
  如此真情实意的表白,却被周瑜踹了一脚,让他有多远滚多远。

  周瑜很讨厌诸葛亮,讨厌到血液里。
  讨厌他笑起来舒展开的眉毛,讨厌他认真说话时候眼角的淡淡纹路,讨厌他睡觉时候动手动脚的不良习惯。
  还有他动不动捏自己脸。要不是自己是个男的就要喊非礼了好吗。
  “亮只不过在确认公瑾的脸是真的人皮...”

  偶尔周瑜也会表现出另一面。他穿过朱红的一身衣服,一个人坐在湖心亭拨琴。
  看到诸葛亮过来,他笑盈盈地遣退所有婢仆,唤他坐下。
  然后跨坐在他身上,先发制人,偷了一个吻。

  周瑜哭喘着叫诸葛亮的名字。

 
“要我阳光 还要我风情不摇晃。”
 
  周瑜笑起来很好看很好看很好看。
  周瑜不笑很好看很好看很好看。
  周瑜哭起来很好看很好看很好看。
 
  周瑜穿衣服很好看很好看很好看。
  周瑜.......咳。
  很好看就对了。

“戏我哭笑无主 还戏我心如枯木。”
 
  “要放得下。”
  “执念一个人太深,就成心魔了。”

  “广。”
  “为草木之兴荣而笑,为风云之变幻而泣。”

  “要无情。”
  “心要空。心装下一个人,满了,就装不下世间万物了。”
  怎么装得下一个人。
  光是他笑的样子,就能把我的心塞满了。

.TBC.

评论
热度(31)